新能源汽车的下半场:高准入政策 破解量产难,新能源,汽车,的,下半场,高准入,高,准入,政策,,爱交通

新能源汽车的下半场:高准入政策 破解量产难

时间:2018-12-19 00:11 来源:http://www.sohu.com/a/282755824

互联网造车新势力迎来久违的热情。

12月12日晚上,小鹏汽车举行G3上市发布会,向首批24名车主交付新车钥匙。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表示,发布会结束后24小时内,G3销量达到1573台。

今年以来,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政策动态与话题不断。5月17日国家发改委下发《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意见稿废止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并对新能源汽车的投资规模、设计产能、知识产权等多维度提高准入门槛。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司长年勇9月透露,上述规定将发布实施。尽管目前未正式公布,但其释放的“高准入”氛围让新能源汽车企感到挑战重重。

特斯拉国产化落地,外资品牌蜂拥入华,国内造车新势力陆续进入交付阶段,市场高度竞争下新能源汽车行业或将出现洗牌。“激烈竞争会为行业带来好的发展,也能给用户带来最好的价值。”何小鹏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行业优胜劣汰的获益者始终是消费者,这对行业发展正面。

“未来几年,传统的自主车企、外资车企和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将形成三股力量,特别是后两股势力的崛起将对现有的整车制造格局带来冲击。”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征求意见稿》有助于新能源汽车的可持续发展,同时避免产能扩充,为造车新势力企业发展提供机会。

政策推动竞争

新能源汽车从万辆至百万辆销量,中国仅用了6年。

工信部官网公布11月汽车工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今年前11个月汽车累计销量降幅扩大至1.65%。但新能源汽车却在逆势上扬,前11个月产销分别完成105.4万辆和103万辆,同比分别增长63.6%和68%。2012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不过1.2万辆。

新能源汽车承载着中国汽车产业夺取全球战略制高点的期待。大量资金、人力、技术迅速投入这股热潮,利好政策是背后推手。

2009年国务院首次提出新能源汽车发展目标,启动国家节能和新能源汽车示范工程并给予补贴。2013年88个城市成为推广应用示范点。政策红利驱动了以小鹏汽车为代表的新造车势力萌芽,资本热钱陆续加入这场“造车运动”,动辄数十亿元。彼时,国内落地的新能源汽车多达数百个,产量高达2000万辆。

盲目扩张的新能源汽车在2016年底遇冷。四部委调整新能源汽车补贴办法,设置逐年退坡机制,补贴在2020年后退出。去年6月开始,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核准被暂停,以遏制地方盲目招商引资建厂扩大产能。

但市场依旧很热。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达180万辆,全球累计销量超340万辆,我国销量就占全球销量超过50%。一批整车和动力电池骨干企业茁壮成长,造车新势力快速崛起。例如,小鹏汽车被列入国家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2017年第10批)》,成为国内首家取得工信部产品公告的互联网汽车公司。

政策也从普惠转为择优。前述《征求意见稿》提到,重点发展包括支持社会资本和具有较强技术能力的企业投资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节能汽车及关键零部件研发和产业化领域;对新建纯电动企业投资项目要求所在省份新能源保有量占比和充电桩车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建设纯电动乘用车不低于10万辆规模,股东在项目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之前不撤出股本等。

政策切换,有造车新势力保持乐观的态度。“尽量做减法保持自身优势和核心。”何小鹏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造车新势力难以纯粹在新能源汽车立足,必须找到差异化发展。小鹏汽车的基因是跨界互联网,将着重在智能化方面研发。即便是政策调整,小鹏汽车将随之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

“政策将起到很好的规范作用。”崔东树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既充分发挥新造车势力的优势,同时降低地方盲目扩产热情,有利于行业可持续发展。

“鲶鱼”入局

事实上,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渐变得拥挤。

6月28日,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放开对新能源汽车的外资股比政策限制。

特斯拉迅速抢得在中国独资设厂的首张入门券。7月10日宣布在上海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于一体的新工厂。三个月后,特斯拉拿下上海临港装备产业区约1300亩的工业用地,国产化进一步落地。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表示,国产化后售价可减少1/3,帮助其打开中国市场。

这被视为引入中国的“鲶鱼”。工信部相关负责人在今年两会期间表示,预计明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占比将达8%,2020年达10%。面对如此巨大的“蛋糕”,国内车企试图“切”出自己的份额。上汽集团预计投入200亿以完成2020年自主和合资新能源汽车年销量超过60万辆的目标,吉利则计划到2020年,旗下90%的汽车都为新能源汽车。

造车新势力也开始发力,期望成为“中国特斯拉”。小鹏汽车曾拆解特斯拉,研究每一个部件了解其设计思路,何小鹏自言是四台特斯拉车主。不断对标、学习、优化,小鹏汽车宣布在续航里程、自动泊车等方面均优于特斯拉。“我们想做的是根据中国市场或中国用户做本土化的互联网应用。”何小鹏说。

不仅如此,小鹏汽车在源于特斯拉开源电子安全技术上自主创新,提高结构强度提供双层保护,还有独立的高性能智能安全芯片并放在阿里云体系,“在我的了解中,只有特斯拉MODEL3和小鹏G3有这种独立的安全芯片。”他说,产品定位是年轻人,为此每款车型都具备“很安全、高品质、好漂亮、真智能、不太贵”的特性。

破解量产难

新能源汽车赛道渐窄,但更现实的挑战是制造。

即便是成立超过15年、拥有超级工厂的特斯拉至今仍然挣扎于量产泥潭,其关键在于没有工业大规模生产的能力。前车可鉴,国内新造车势力走上“代工”、“自建工厂”和“代工+自建工厂”的道路。

以小鹏汽车为例,其选择“代工+自建工厂”。首款车型G3就是与海马汽车合作,在郑州共同投资的第三工厂生产。上市发布会上,海马汽车董事长孙忠春介绍该工厂产能规划是年产30万台,一期产能为15万台,目前已建成投产。工厂自动化率高达85%,单月产量可达19200辆,可满足今明年交付需求。另外,小鹏汽车在肇庆高新产业区投资建设制造基地,总投资为100亿元,一期产能为10万辆,预计明年第三季度试生产。

“大规模交付与五方面有关,包括资金量、供应链、制造工厂、交付数据以及交付能力。”何小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汽车产能、工艺、软件能力的爬坡需要时间,计划用约两个月调试供应链体系,拉动工厂生产节奏,逐渐健全五方面能力,提升交付节奏,预计到明年3月可实现大规模高速交付。

通过“代工”实现量产,是当下新能源汽车的主要模式。除了小鹏汽车与海马汽车合作,由江淮代工的蔚来汽车ES8交付近万台,奇点汽车也宣布在北汽新能源的工厂生产。

近日,官方为“代工”正名。12月6日,工信部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管理办法》,鼓励汽车研发设计企业与生产企业合作。这是国内首次正式明确允许“代工”生产汽车,意味着各方资源将能有效整合利用,对受到资质约束的造车新势力发展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允许采用代工方式,可简化生产各方面准备,使造车新势力优势得以充分发挥,也为传统车企转型提供路线机会。”崔东树认为有利于充分利用现有产能,以及企业降低管理成本。“随着新造车势力的逐步交付,没有交付的车企自然面临巨大的增长压力和生存压力。”他说,这将形成市场自然选择,从而推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优胜劣汰。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编辑:马欢

声明: 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201) 收藏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

www.ijiaotong.com

Copyright © 2016 ijiaotong.com 爱交通网 版权所有 XML TAG 网站地图 鲁ICP备14000047号-3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070

本站资讯大部分来自互联网,均已注明来源,未备注的可联系我们备注,如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文章!MAIL:wh77@vip.qq.com